“一白遮百丑”,政治正确过度了?这世界是不是太白了?

02/07/2020

"一白遮百丑"政治不正确,世界是不是太白?用对某些白人的不公,解决对黑人不公;用对某些男人的不公,解决对女人不公;这不是事情本质

作者:韩葵

其实最近特别想说说的,是种族主义的问题。

什么辛普森动画片,有色人种不让白色人配音,什么美白霜下架啊,都听得很魔幻的感觉。

最近人们喜欢问一句:世界是不是过度强调白色了?

这句话本身是有问题的,因为这句话的出发点,是这个世界,而不是说这句话的个人。

当然,如果我们是随便聊聊世界上的事儿,聊聊现象存在,这句话本来是没毛病的,觉得太白了,可以;觉得黑人过度夸大了情况,也可以;觉得黄色人种,有什么普遍性的特点,都能聊嘛。

但是,如果,说这句话,带着一种认为应该让世界更美好的愿望,甚至带着潜在改变世界的动力,这样说这件事,就错了。

错在哪儿呢?

错在替别人做决定,替世界做决定。

所以说,不是这句话错了,而是当任何一句对的话,带上了要改变什么的时候--然后,这种改变,不是改变自己,而是改变别人,就有问题了。

这里面伤害到的是别人的自由。

任何意识,伤害到别人的自由,带来的结果,就是新的不公正取代旧的不公正,就是新的问题,取代了旧的问题。

而不是解决问题。

对黑色、黄色、棕色,各种有色人种

我们应该忘掉强弱、高下、尊卑这样的词。

说白和黑,不要内心先带着白色高贵的预设情绪,去反对假想的--白色带来的不公平。

不要玻璃心。

所有颜色,在上天眼里,都是均等的。

然后,比如我,作为某一个个人,我就是想白一点,没毛病啊。

然后,某一些厂家,为了迎合我这种想白一点的某个个人和某些个人,生产了美白霜,被我们买了,没毛病啊。

不能你们认为宣扬白色更美不对,然后,就伤害到我这种想白一点的个人的需求啊?

所以,这里的关键词,是个体,是自由,是边界。

当任何意识,伤害到了别的个体的自由,伤害到了人与人的边界,还是那句话,到了替别人做主,就相当于绑架了别人,你再对,也是错的。

也许有人会说,但是,太多的人都想白,这成了主流,这就是问题了。

我们这个社会,一定什么都是平均的才好吗?
本来喜欢各种颜色的人,就不一定数量相等。
碰巧都喜欢了白,就成了不平等吗?

难道我们任何一个人,在喜欢一种颜色之前,先要问问,喜欢哪种颜色的人还差一个,自己去填补?让世界均衡--平等吗?

这不就是约束了个人自由吗?

所以,只要是自然形成的,不是公权力刻意引导的,有多有少,就不是问题。

肤色上,的确有一大波人,希望自己白,比如中国人,不是被强迫的,而是自然形成了,说一白遮百丑,这句话,分了美丑,也是政治不正确。

但是,人们毕竟碰巧认为某一种长相是美,某一种长相是丑,这是人自己不小心形成的审美。这看起来,貌似也不公平。

但是,对于人来讲,人有各种各样的属性啊,健康、美丽、智慧、力量、勤奋、率性、散漫、知足......,单揪着其中某一个属性,要求平等,不仅是平等,还要求平均,就是否认了差别,否认了自然天性,伤害了人类的多样性。

人类社会,本来就是各种属性不规则不均匀的分配的社会,这样,这个社会才充满了无限的可能。

要说颜色,手机屏幕,现在还时髦深色背景呢?是不是太黑了呢?

还有,美白霜的厂家,是私人公司,不是政府不是公共机构,当然了,如果他们被吓得不敢出美白霜,或者为了迎合市场放弃美白霜,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。他们有自己选择的自由。

指责的人,也有指责的自由。

我捍卫这些人说话的权利。

但是,我对于这种指责的内容,指责的他们生产宣传美白霜,有肤色种族歧视嫌疑--还是要说,这事儿有问题

这种观点--是在绑架别人选择美白的自由--哪怕是大多数人,不管数量多少,都是别的个人。

但真是碰巧了,美白,的确是一大波人的需求。

但是,不能因为有一大波人都需要美白,就让一大波人谦让一小波人。

尊重少数人利益的本质是什么?

是在社会里,不应该少数服从多数,消失少数人的声音。

但,不是为了少数人,牺牲多数人的利益。

是和平共处,是大家都存在,都不要消失。

这里就尊重了自由,具备了边界,产生了多样化。

尊重弱势群体的本质是什么?

是在社会里,不应该忽视弱势群体,需要关照弱势群体,

但,不是硬性地拔高弱势群体。

平衡--只能是适当的。如果搞绝对的社会主义,是违背人的竞争本性的。

哪怕这个本性不怎么样,如果违背了人本性,那就更不怎么样。

尊重有色人种的本质是什么?

是在社会里,尊重有色人种,平等对待有色人种

平等对待--不是相等对待。

不是硬性地以有色人种为标准。

更不是为了有色人种,伤害无色人种的审美,或者伤害某些人对无色的向往。

白色,也是颜色。

所以,自由、边界、每个社会群体人种、种族都有自己的自由和权利,才有社会的多样性,才有真正的公平。

如果把公平理解成相等,否认差别,伤害了多样性,那不是公平,而是不公平。

如果说,世界太白了,也就没有多样性了,那好,有这么几个解决办法--

1. 先看看这个世界,有色人有没有建好以及保护好自己的家园,如果没有,想想如何自己强大,如何在诚实的竞争中,扩大有色的影响,而不是要求别人给予。

2. 问问公权力,是不是有政策上对白色的倾斜?如果有,坚决反对。甚至,因为历史原因,因为现在的实力悬殊,可以要求公权力一些政策倾。但是--有色、弱势、少数,不等于占着伤害无色、强势、多数人的道理。

3. 对于单个事件、局部事件,具体处理,坚决处理、不懈努力。但是,不要扩大化,不要伤及无辜。

这里背后的确隐藏着一个问题:大和小

就是我们说一些厂家是私人,但是,当一些资本壮大到影响公权力的程度,当然,就不能把这些公司当私人去对待。

那样的话,的确会带来这个世界系统性的倾斜。

所以,这里面,有一个大小的概念,对资本对集团化的公司,应该有对他们大到一定程度的限制,和对政府有大到一定程的限制,是一个意思。

这件事情的解决,不应该是要求员工的肤色比例、男女比例,而应该是本身来限制这些公司的规模。

否则,仅仅是权宜之计,用对比如白色人不公平的方法,解决了黑色人的不公平,但是,没有解决根本的资本过大、垄断市场的问题。

关于雕像

另外,对于很多地方发生毁雕像的事情,虽然雕像建了,就是等着被拆的。这是一句寓意深刻的话。

但,我们还是回到浅表的生活。

雕像不等于历史,但是,雕像是历史留下的痕迹。

抹杀痕迹,不等于历史不存在。

抹杀痕迹,恰恰是面对历史的玻璃心,不自信。

总结

如果世界是一座房子,私权利,特别是有形的物权的私权利,是最深层的地基,自由和边界,是中间层,多样化,是地表层。

有了这样的地基,这座房子不一定有多好,但一定很结实,也很有意思。

咱们是从种族歧视开始聊的,种族歧视的问题,要解决,但是,不能伤害到地基,否则,就是制造了更大的问题。